疫情冲击下的美国共享经济员工

据国外媒体报道,许多没有完整保护措施的美国共享经济员工,正在为这种新型新冠病毒的传播做好准备。
2020-03-02 09:51 · 腾讯科技  审校 承曦   

新冠病毒在全球更多国家地区传播,给许多人的工作生活带来了巨大影响。据国外媒体报道,诸如网约车司机、快递员、外卖员这样的共享经济员工在疫情下首当其冲,因为他们大多数没有企业正式工的健康福利待遇。

据国外媒体报道,许多没有完整保护措施的美国共享经济员工,正在为这种新型新冠病毒的传播做好准备。

网约车司机埃丹·阿尔瓦(Edan Alva)说,眼下,司机们在当地机场停车场的乘车间隙一直在“一寸一寸”地擦洗他们的汽车。阿尔瓦在海湾地区为Lyft全职开车。

阿尔瓦说,尽管有感染的风险,Lyft公司尚未与司机就这种新冠病毒进行沟通。阿尔瓦说,“如果我们怀疑有任何病毒感染的迹象,我们该怎么做,他们没有支持,没有建议,没有指导。”他还补充说,他每天给他的汽车喷两次来苏消毒剂。

Lyft的女发言人亚历山德拉·拉马纳说,没有迹象表明Lyft的司机面临独特的风险,公司正在监控情况。

与此同时,Uber上周五向美国司机发送了一条应用内信息,其中包括如何保护自己和他人的指南,该指南包括卫生官员的标准建议,如生病时呆在家里和经常洗手。

Uber还敦促司机清洁和消毒车辆中经常接触的表面。周六早上,网购跑腿公司Instacart向快递员发送了类似的健康建议信息。

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这促使一些公司要求员工停止出差或开始远程工作,相比之下,最脆弱的群体之一可能是成千上万像阿尔瓦这样的共享经济外包工。

“特别是在小型企业经济中,到处都是低收入的独立外包工,他们没有很好的医疗保险,”亚历克斯·罗森布拉特说,他是非营利组织“数据与社会”的研究负责人,“他们不会比其他任何人得到更好的保护,可能有更高的风险。”

缺乏健康保护

Uber、Lyft、 Instacart和餐饮外卖公司DoorDash等使用应用程序的公司,将送餐或运送乘客的员工归类为独立外包工。这种分类为公司节省了有关健康保险和其他福利的成本。目前,独立外包工也无权成立工会。

但随着新冠病毒病例的出现,外包工发现自己几乎没有健康保护,但与感染者接触的潜在风险更高。

据报道,对新冠病毒的担忧促使一些美国司机绕开了一些高危的机场(比如疫区来的乘客比较多),与此同时,司机们也担心如果他们停止驾驶或取消订单会失去收入。

如果一些工作人员带病去上班(因为他们负担不起呆在家里的费用),这种疾病可能会传播得更快。不仅仅是外包工,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只有46%的服务人员享受病假福利,相比之下,管理、商业和金融领域的员工享受病假福利的比例为93%。

罗森布拉特说,新冠病毒带来的健康风险可能会促使政策改变,因为公司会考虑如果司机或乘客被感染的责任问题。她说,例如,司机没有报告潜在受感染乘客的工具,不清楚匹配司机和乘客的算法是否考虑了健康风险。

尽管Lyft公司称其司机并没有独特的感染风险,“根据疾病控制中心的指导,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内部特别工作组,以确保我们准备在需要时采取行动,”Lyft公司的发言人说。

Uber表示,它一直致力于确保每个使用其平台的人的安全。Uber安全通信负责人安德鲁哈斯本(Andrew Hasbu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已经成立了一个由Uber运营、安保和安全高管组成的全球团队,在一名公共卫生专家顾问的指导下,根据需要在我们全球运营的每个市场做出回应。我们与当地公共卫生组织保持密切联系,并将继续遵循他们的建议。”

Instacart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正与地方和联邦机构合作监控这一情况。发言人表示:“我们坚持公共卫生官员的建议,以确保我们在最大限度减少服务中断的情况下安全运营,同时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来保证团队、顾客和顾客的安全。”

DoorDash没有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身份挑战

独立外包工的分类在加州受到一个新法律挑战。本周,圣地亚哥的一名法官根据加州新的AB5法律发布了第一份法院判决,裁定Instacart很可能错误的将食品快递员归类为外包工,他们本应是全职正式工。

上周六,一个劳工团体敦促科技公司将外包工和外包工纳入其应对新冠病毒的计划。他们还要求公司提供防护设备、医疗保险、病假,并确保请病假的员工回来工作后不会受到歧视。

“自助餐厅员工、门卫、安保人员、班车司机以及在小型企业工作的人在工作过程中经常与大量的人互动,”上述团体在推特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写道。"公司与工人和工会合作,以降低风险和保护公众健康至关重要。"

拒绝部分订单

加州门罗帕克的居民瓦内萨·贝恩是跑腿公司Instacart的外包工,她说,关于新冠病毒的担忧是一个更大的话题的一部分(这个话题是为什么把员工归类为外包工是有害的)。她说,如果没有健康保险,这对那些在日常工作中遇到数百人的外包工可能是一种巨大的健康风险。

“当人们生病的时候,我们会把商品一直送到他们的家里,”贝恩说,他还发起了一场草根运动,为Instacart员工赢得更多权利。

目前,贝恩由当地医疗保险公司(MediCal)承保,这是一种低成本的州医疗保险,保险内容有限。因此,贝恩不再接受含有面巾纸和苏达菲等供应品的订单(怀疑购买者患病)。“我不能生病,”她说。

Lyft的司机阿尔瓦和卡洛斯·拉莫斯也是劳工组织者,两位司机都表示,新冠病毒的传播是一个真实的例子,说明了为什么司机需要病假、健康保险、残疾、死亡福利和最低工资等保护。

拉莫斯说:“现在,这是一种平衡行为,既要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又要让自己继续工作。”

阿尔瓦说,他在1月份患流感时,他没有去看医生,因为每次就诊都要花费100美元,除非达到他的最高免赔额,而这笔钱很难得挣到。

在此之前,阿尔瓦他失去了作为PayPal公司全球安全运营承包商的为期10年工作,这份工作涉及到分析公司的风险,如极端天气模式、政治不稳定和欺诈。

为了收支平衡,阿尔瓦不得不在生病时工作。他怀疑其他司机也处于同样的境况。“如果我们感染了病毒,其他人可能会从我们身上被传染,因为我们不太可能去看医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