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淘集集:一年多烧光18亿未还,创始人张正平已失联

被薅光了的淘集集,直到最后也没有等来那笔传说中可以救命的融资。
2019-12-14 15:37 · 微信公众号:腾讯深网  孙宏超   

“赶紧买,再不买,等这家公司倒闭了就买不到了。”今年4月份的一次电商行业聚会上,有媒体人如此向同行们推荐一家上海电商平台——淘集集。

打开淘集集页面,就能看到一串疯狂数字,十斤梨19.9元、十卷纸巾5.9元、2斤核桃仁6.6元……全部包邮。与之相比,同样主打价格优惠的拼多多似乎都已经变成了“奢侈品”平台。

“倒闭”的观点并未得到现场媒体的完全赞同,一位上海媒体人的观点就截然相反,淘集集已经融资4200万美元,上线半年用户数量就超过1亿,“听说还有一笔融资很快就会来了。”

但被薅光了的淘集集最后也没有等来那笔传说中可以救命的融资。

今年6月,有淘集集商家发现淘集集的货款开始延迟到账甚至根本无法提现。9月,淘集集上海总部门前开始出现维权事件,警方出面维持秩序,淘集集方面则宣称是“一些不明身份人员”通过网络渠道煽动商家情绪,教唆商家聚众闹事。

10月15日,面对蜂拥而至讨债的商家,淘集集宣称将与国内大型机构进行业务重组,经营模式将由商家入驻模式调整为合伙人自营模式,现有主要供应商转为淘集集股东合伙人,与淘集集“同荣辱、共进退”。

淘集集创始人、CEO张正平则呼吁商户不要对公司起诉,避免公司直接清算,血汗钱颗粒无回。

这种说法让商户们觉得愤怒,来自山东的商户石友对《深网》称,“当时就觉得淘集集真的太不要脸了,这就是用我们自己的钱去绑架我们。”但这些商户们却无计可施,石友说当时看到了一份淘集集出示的相关资料,“如果直接清算,淘集集账面上的现金不足欠款的1%。”

两害相衡取其轻,大多数商户在无奈中选择了债务重组协议。协议显示,签约后一个月内,淘集集向商家支付债务金额的20%,剩余的80%,延期至当甲方(淘集集)与某大型集团公司重组后的目标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或上市时再来偿还。

10月31日,淘集集官方发布重组并购进程通报内容:“10月23日,供应商债权人完成51%债务重组协议签定;10月28日,收到资方书面TS,签定投资意向书。当前淘集集并购重组进展顺利;公司运营稳定;平台运营稳定。”11月19日,淘集集官方微博称,“融资重组已进入收尾阶段,请各位伙伴耐心等待官方的发文,再次感谢各位伙伴与淘集集一起同舟共济,共度难关。”

但这个相对较轻的伤害结局商户们也未能等到。12月8日,在淘集集的商家群里有消息称淘集集即将宣布破产清算。12月9日凌晨,淘集集发布题为《已尽力未尽责》的公告,张正平称,此次并购重组有两位潜在投资者,其中一位投资者已签署投资协议,并接管公司的财务、法务工作,包括收走所有公章和银行密匙,但在打款时间上多次延期,超出淘集集能承受的最后时间期限,在公告中,张正平正式宣布,“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轮重组失败!接下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

一位破产行业法律专家对《深网》介绍,从公开渠道可以查到,淘集集实际并未进入任何破产程序,“但淘集集的所有债权人包括供应商、经销商、员工甚至淘集集自己,都可以向法院提起破产申请。”该专家同时也对《深网》表示,“如果淘集集真的没什么资产了,那最后的清偿率会非常低。”

淘集集,生于2018,卒于2019冬。死因:资金链断裂。墓志铭:我轰轰烈烈的走,正如我轰轰烈烈的来;我挥一挥衣袖,坑害了无数商家和自己的员工。

失联的张正平 疯狂的淘集集

淘集集总部坐落在上海五牛控股大厦,和刚刚宣布破产时相比,现在的五牛控股大厦已经有些冷清。

现场保安对《深网》表示,从9月份开始连绵不绝抗议的商家大都已经离开了,“都已经报案了,转移到派出所比较多,这里已经基本没有人了。员工也在几天前开始不上班了。”

石友是还在现场为数不多的商家之一,“去了派出所,也没有用,那边也联系不到张正平,还不如在现场等一等。”

一位前员工常山则对《深网》表示,现在所有的员工都处在一个被休假的状态,“前一段部分员工被要求放假回家,几天前则所有的员工都开始休假了。”员工也不知道淘集集究竟是什么情况。

“张正平已经失联一个多月了,我自己的上司也有一两个星期联系不上了。”他打开手机,向《深网》展示着公司的微信群,“看,人又少了一个。”

曾经参与了并购重组合同的商家萧战则对《深网》表示,10月份以后是有一些款项陆续打进来,但是与签订协议时说好的20%相去甚远。

“我这边欠款大概是50万左右,但收到的款项不足1000元。”破产的传闻出现后,萧战连夜从山东赶来。在淘集集边上的宾馆里,萧战看到最后的公告,“脑袋嗡的一下,感觉天都要塌了。”和群里的一些其他商家比,石友、萧战的欠款并不算多。

“群里有人称欠款超过了千万,几百万的也很多。我们这样十几万,几十万的咬咬牙说不定还能熬过去,那些几百万的可能不仅自己,整个公司都要毁了。”

吸引这些商家前仆后继的是此前淘集集迅猛的增长势头。

淘集集上线于2018年8月5号,是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社交电商平台,目标是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集贸市场,服务8亿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消费者。与拼多多等社交电商平台类似,淘集集主打拼团玩法,同时还设计了与趣头条类似的“现金补贴+分销返利”体系,用户下载之初即可获得新人现金,随后还有新人红包,下单即可返现;邀请好友能获得相应的补贴,好友在淘集集上进行消费,用户也能从中获利。

除此以外,淘集集还采用了传统的地推手段以及各种植入广告。去年8月,淘集集曾表示派5000辆地推车进入小镇市场,手把手教用户使用;在一些短视频软件、游戏软件上,也能看到淘集集的植入广告,主打就是“便宜”。

上线两个月后,淘集集用户数量突破千万;半年,1亿;1年,1.3亿……

支撑这个数字曲线的,是持续不断的资金投入,石友对《深网》表示,在签订重组协议时,淘集集曾出示了一个数据,“平台已净负债18亿。”这意味着加上曾经的融资金额,淘集集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烧掉了20亿元现金。

用一个更直观的形象可以说明这个烧钱速度:从成立当天到签订重组协议,淘集集生存了436天,平均每天烧掉460万元现金,换成百元人民币,合计约52.9公斤;如果真的点火烧钱,每秒需要点燃超过53张。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人

张正平发布的破产公告中,投资人变卦成为了他口中的决定性因素;10月份的公开道歉信中,他也将错误归结为将过多的时间花在了融资身上,想通过融资款来解决当前增长的问题,在策略上选择了继续亏损获取用户。在宣布破产前淘集集曾发布公告称,已经与国内大型集团顺利签署股权投资协议,目前处于等待打款阶段。

消息人士对《深网》表示,该大型集团为国内知名零售公司,以家电类目起家,线上线下均有布局。而从今年6月份开始,阿里巴巴、美团甚至今日头条都曾经成为淘集集的绯闻对象。

淘集集曾经在资本方尝过甜头,2018年10月,淘集集收到4200万美元A轮融资,险峰旗云、老虎基金等为投资方,估值达到2.42亿美元。这笔融资被淘集集扔进了火堆,燃烧的火焰映红了张正平的脸。今年6月,淘集集又公布了一轮融资规划,投资方名单有DST、老虎基金、KZ等在内的多家知名公司,融资2亿美元,投后估值8亿美元,但这笔资金最终并未到账。

事实上,融资失败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放上这根稻草之前,淘集集这头骆驼就早已不堪重负。

孱弱的资金链也让淘集集想过缩减规模,常山对《深网》表示,一段时间内淘集集连续下线了几个重要的拉新业务“一元集市”“限时秒杀”“砍价免费拿”等。

内无粮草,救兵又迟迟不至,张正平将目光放在了商家货款。淘集集开始将商家应付账款的周期拉长,将本应打给商家的货款投入营销,满减补贴、拉新增活,以换取投资人眼中的增长曲线。当资金到账后,将用于弥补所挪用的商家货款。

另一位淘集集的离职员工邓风则对《深网》表示,淘集集挪用商家货款并非仅在B轮融资失败后,而是刚刚开始运营就已经挪用了,“那时候感觉淘集集就像是个庞氏骗局了,用后续商家货款或融资来偿还前面商家的货款,停下来就要暴雷,所以在今年2月份左右就已经离职了。”

据淘集集早期商家(现已转投拼多多)方腾介绍,淘集集最早是一个采购自营的模式,从采购到最终回款本身周期就长于其他电商平台(最短的一笔货款也超过30天),在转型入驻模式后,结算周期也没有缩短,“我是淘集集的第一批商家,今年1月份的时候退店,转去拼多多。但淘集集的货款一直未退,钱不多大概几千块吧,讨要了几次都没回款。”

最后一批韭菜来自今年双十一,10月底淘集集发起了双十一大促,一些本已下架停运的商家重新开始运营,这让淘集集的心脏最后猛然跳动。但这笔钱最终还是打了水漂,萧战对《深网》表示,在收到了一些回款后,以为双十一大促会是个机会,“最终又压进去5、6万。”

谁在地狱 谁在天堂

12月9日清早,淘集集总部就已经堵满了讨债的商家,在商家自发组织的微信群、QQ群里,充斥着对淘集集破产的质疑,“报案”“维权”是出现最多的关键字。

在腾讯新闻发起的“你在淘集集还有多少余额没取出来?”的投票中,有接近2000人参与,拖欠货款超过百万的比例超过13%(如抛掉其中17%的路过投票者,该比例超过15%)。投票下的讨论中,大量商家叙述了自己的经历,有刚毕业的学生、新的电商从业者,这些商家们赔上了自己(家里)所有的积蓄甚至还包括信用卡以及各种借贷渠道。

一位淘集集商家表示,“淘集集非法挪用我们商家货款,200多万瞬间灰飞烟灭,现在倾家荡产,去上海总部维权数次无果,张正平及淘集集高管至今还没被绳之以法!有谁能帮我们主持公道!”

受到牵连的还有广告代理商等合作伙伴,淘集集广告代理商每日互动发布公告称,7340.22万元应收账款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公告称,截至本公告披露日,每日互动全资子公司杭州云盟数智科技有限公司对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旗下主要产品为淘集集)的应收账款余额合计7340.22万元,账龄在6个月以内,每日互动上述应收账款存在无法收回的重大风险。

有快递公司向《深网》表示,淘集集拖欠该公司快递费用近千万,“目前已经走了法律程序,所以名字不方便向外透露。”

百度贴吧、微博上,则还有大量消费者反映,在淘集集上购物,收到假冒伪劣商品,申请退货,商家已经同意,但退款却一直没有到账。

这是一场all in的赌博,但淘集集却是借款上桌,以供应商的资金和员工的前途作为赌注,最终却把别人的钱输了个一塌糊涂,推向地狱。

此前负责接待商家维权的淘集集员工转身变成了维权的对象,常山对《深网》表示,破产的消息自己也是在媒体上看到,“目前淘集集员工有400人左右,最高峰期超过800人,员工已经全部休假。”谈到和商家的联系时,常山表示,“我觉得自己既是受害者,又是帮凶。”

8日晚间,淘集集新上任3个月的HRD(人力资源总监)在钉钉上发布署名为张正平的“致一起拼搏过的淘集集同学们”的内部公告。在该份内部公告中,张正平表示,“我应该没有以个人名义发过全体邮件或公告,没想到这第一封全体邮件或公告同时也是最后一封。”公告显示,淘集集已为员工预留11月工资,但由于自11月28日起,公司所有的支付宝账户被冻结,因此工资和社保都无法如期发放。

受到牵连最大的是一些外地员工,社保中断将给他们带来严重影响。在常山看来,淘集集的行为就是逼迫员工自己离职,“他现在说是走破产手续,但是我们这边什么消息都没有,只能自己离职。”

几位早期采访过张正平的媒体对《深网》表示,张正平看来非常“老实”,淘集集的失败就是投资人“使得坏”,“没拿到投资就让投资方拿走了公章和财务权,问题就是张正平太‘善良老实’了。”但张手下的员工却对此说法嗤之以鼻,“拿走公章和财务权的细节不方便透露,但他敢挪用商家的货款,从哪儿能看出来‘善良老实’?”

在商家看来,淘集集公司把商户混淆成供应商,商家在淘集集平台上售货,跟淘宝和拼多多上售货一样的,淘集集对于商家存放在平台上的货款只有保管的权利,没有使用权。现在张正平把货款使用掉了,不能按照公司破产的方式走,这个是明目张胆的霸占行为 。

而今年10月份淘集集与商家代表的谈判也被大多数商户视为不得不签的霸王条款,“商家们需承诺在此期间不能干扰淘集集平台和张正平团队的正常经营活动,否则,视为商家主动放弃债务。”一位商家在接受锌财经的采访时表示,“我们本来想坚持归还50%货款的底线,张正平直接说,他只有能力付20%,如果要继续付50%的话,他只能带着所有的高管去自首。”

新的流量时代

在淘集集破产前不久,同样数字漂亮的网易考拉卖身天猫国际,这预示着中国互联网公司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流量时代。

和欧美互联网市场不同,中国因为有庞大的消费市场以及人口红利,互联网公司往往重规模轻效率、重应用轻基础研究。烧钱获客、吸引资本青睐、继续烧钱获客、再次吸引资本、触及流量顶峰、降低成本维护老客……这是在人口红利期中国互联网公司最擅长的玩法,但随着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仅靠烧钱换取的规模已经无法支撑电商公司的野心。

资本寒冬的背后是流量的枯竭,在此前无论如何总会烧出个未来,但现在投资人相对流量更看重现实的盈利能力。一位专注早期的投资人对《深网》表示,以前早期更多看规模,但现在盈利也非常重要,“可以短期不盈利,但要能看到盈利的空间,淘集集就属于完全看不到盈利可能的商业模式,早期都不会投,更何况中后期。” 该投资人表示,淘集集从今年6月份融资失败之后就忙于在市面上找钱,“不可能有投资公司给淘集集投资的,毕竟现在淘集集是完全的负资产,投资后还没见到任何回报就要先背上十几亿的债务。”

2019年5月淘集集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GMV约为5.1亿,月交易用户数约1160万,日活用户420万,但其购买用户下单后1-3个月之后的留存率只有约20%。

中国的电商巨头们都走过流量枯竭和营销活动后留存率不高的问题。2011年小米诞生以前,中国PC增量明显放缓,而移动互联网正在兴起。意识到PC端流量问题的电商平台们纷纷转身移动互联网,这个问题得以短暂解决。到了2013年左右,PC端用户已和移动端用户大致持平,电商平台们进入了第二次流量枯竭期,陷入了消费增速放缓、用户增长面临瓶颈窘境。

从2016年起,关于传统电商平台流量红利消失的说法就尘嚣甚上,来自第三方数据显示,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平台获客成本已经超过200元,京东的获客成本也在140元以上。随着格局固化,电商行业开始变得不那么性感,一些悲观的投资者甚至认为电商行业不再具有投资价值。

好消息是随着一批新的从未接触过网络的用户开始通过价格更低廉的智能手机进入互联网,这批新增互联网人口也引发了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强烈关注。这部分人群购买习惯更随意、渠道更分散,平台的背书能力远低于以往。下沉市场里中国零售行业最后的宝藏终于被拼多多激活,乡村网购渗透率低,乡村手机网民占全国的25%,但移动购物人群不及全国的10%。这个下沉市场也唤醒了阿里巴巴和京东的第二春,两家电商巨头近年来的主要增长方向也瞄准了四六线城市甚至乡镇市场领域。

但无论什么样的宝藏都有挖完的一天,此前流量的枯竭让电商平台们开始意识到,烧钱,冲规模,再烧钱,再冲规模的循环已经过去,如何能够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才是最终答案。

京东的独门武器是物流:2007年刘强东刚拿到今日资本的1000万美金时,就把自己想做仓配一体物流的想法提了出来,品控和物流体验的提升,最终让京东迅速成长为中国唯一能与阿里抗衡的另一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独步天下的能力则是流量获取,收购、投资……巅峰期时有数据显示,国内电商八成以上的自产流量来自阿里巴巴。

而淘集集的独门武器是什么?

常山对《深网》表示,幸亏在12月6日(破产前最后一个周五)将所有办公用品带回了家。但那些商家则没有这些运气,他们的货款成为了淘集集的“独门武器”。

(应被访者要求,石友、常山、萧战、邓风均为化名)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